国内企业
上海公司注册 > 行业新闻 > 国内企业 > 中国企业家年会上大佬的演讲

中国企业家年会上大佬的演讲
2016-12-12   作者:上海铭喜企业服务公司   点击:

2016年12月10日至11日,北京中国大饭店,冠盖云集,人声鼎沸。

王健林、柳传志、董明珠、刘永好、陈东升、宋志平、沈南鹏、周鸿祎……中国商界的大人物一一登场,并将自己的最新观察与思考一一分享。

这是《中国企业家》杂志举办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又一年盛会(2016’第十五届)的现场,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年终商业大Party,也是颇受企业界关注的年终商业大课。登台演讲的嘉宾,会为几分钟的演讲精心准备,甚至几易其稿。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何振红社长在开幕致辞说,身处文明交替的全新大时代,企业和企业家都正被重新定义,而企业家们的观点与观点的碰撞则对“重新定义”给了最好的注解。华商韬略应邀出席了会议,现将开幕演讲的精髓与您一一分享。

◆资本与实体的碰撞

因股东反对收购珠海银隆、辞去集团董事长职务、以及“野蛮人”敲门等事件备受关注的董明珠,一开场就亮明自己的态度:中国要成为强国,尤其需要实体经济的发展,而实体经济的发展,最需要以技术创新为支撑和引领。

营销出身的她当然也要把握机会给格力大打广告——“让世界爱上中国造,靠什么?格力空调。”同时,她还重申,格力的手机没有失败,而是要做到最好,包括最近被股东反对的新能源汽车,她也绝对不会死心:“即使没有收购成功,但董明珠一定要做。让大家坐着格力造的车,用着格力的手机,控制家里的空调温度,享受格力给你们带来的美味佳肴,这就是我的梦想。”

董明珠还在演讲中对引起广泛关注的“野蛮人”敲门作了直接回应:如果是真正的投资者,任何人,她和格力都会持欢迎态度,但格力坚持创造者文化和使命,致力成为有社会责任的创造型企业。她希望所有人都尊重格力的这个信念和目标,都牢牢记住自己还要有社会责任:“你是中国人,你要把自己的行为跟国家的发展结合在一起,我希望这些人,不要破坏中国制造,成为社会的罪人。”

“如果没有了实体经济,而是用金融杠杆来搞发展,对中国来讲,我认为是灾难性的。”董明珠说。

紧随其后登台的泰康保险董事长陈东升,则作为被舆论聚焦的“险资”代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给在座的实业家上了一堂资本课。

陈东升说,保险资本长期是资本市场最重要的资金提供者,也承担着替老百姓理财与投资的使命。在中国已经积聚大量民间资本,产业发展已进入整合做强的新背景下,举牌将成为一个常态,大家应该对此有清醒地认识并且适应。

笑言自己从不在演讲中卖保险的陈东升,从世界经济与产业发展趋势分析了中国的新形势。他说,中国现在讲经济新常态,本质上是社会经济结构的转型,是从一个工业化国家向一个后工业化国家转型,从以投资、出口为主的经济拉动模式向内需消费为主的经济模式转型,也是以制造业为主逐步向服务业为主的社会转型。在这个转型中,中国有两大特点:一是庞大的中产经济形成并发展壮大;二是老龄化社会迅速到来,让整个中国的生产和消费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陈东升认为,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发展,中国经济跑马圈地、粗放式生长的时代已基本终结,今天企业的发展,正从规模的扩张走向效益的追求,效益的追求意味着整合时代的到来——“整合的过程就是收购兼并的过程,收购兼并的过程就是金融杠杆的过程,金融杠杆就会有大家说的举牌现象的出现。”陈东升强调:这背后是深刻的经济规律始然,而不是偶然的“野蛮人”的现象。

陈东升说,今天的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以效益优先、创新优先的时代,也就是靠转型与整合带来效益和创新的时代,真正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应该适应这样的形势和潮流。“这样一个效益和创新驱动,转型和整合为核心基础的经济时代,才是真正的大企业家时代的到来,也是世界性企业时代的到来。”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演讲中对陈东升的“世界性企业时代”做了呼应。他说,有一本书曾经非常流行——《世界是平的》,这句话已经被无数的公司所实践。在他看来,世界变平的最大受益者应该是创新型初创公司,“只要有差异化产品和技术,企业有机会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在全球建立市场地位。”

作为资本的代表,沈南鹏还以资本将越来越“以人为本”,给担心被“野蛮人”敲门的企业家们吃了定心丸。

“并购基本的做法是资本在企业价值交易中套利,似乎公司替换管理层而不影响业绩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沈南鹏说,在新经济时代,这将越来越难做。

因为,固定资产不那么重要了,无形资产越来越重要,无形资产中,人的因素又占据了最大比例。“今天不管是硅谷还是北京的创业创新公司,商业模式的成功固然重要,但是背后一定是那些‘特殊’的企业家驱动了企业的成功,当优秀企业家不‘在位’,不管这家公司曾经有过多少‘资产’,过去的市场份额也好,过去成功的产品也好,下滑曲线是不可避免的。”结论是:以人为本,尊重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这是优秀的资本能够获取回报以及赢得尊重的方法论。

沈南鹏还在现场分享了一个应该说是,更值得产业政策制定及执行者好好思考的问题:GDP增长数字固然重要,但我们应该多看看更深层次的量化指标。

“今天新经济的崛起,它带来多维度的变化,比如信息技术相关的许多新行业,比如电商、本地服务,可能抢走了传统企业的一些饭碗,反映到GDP上总量只是略有增加,但对于整体效率大大提高,这就是新经济的作用。”沈南鹏说,新经济虽然效率高,但它的杠杆价值链比较短。以旧经济的房地产行业和新经济的游戏行业对比,前者可以带动很多上下游产业及税收、就业等等,但后者的食物链比较短,就是游戏的分发渠道和开发商。

结论是:新经济固然美好,但是它并不见得有那么大的杠杆效应,传统的经济量化指标,GDP单一数字,未必能够发映今天欣欣向荣的新经济,以及它所带来的巨大的产业变化和社会效率的提升。

◆赚钱模式与企业定位的改变

董明珠说,企业要跟随社会的发展不断调整自己的定位。过去,企业可能只需要考虑我怎样赚钱就行了,至于别人怎样并不那么重要,但今天,要重新定位和思考,把社会责任摆在更重要甚至首要的位置——“不仅仅要考虑销售指标、利润指标,还要追求一个重要的指标,我们究竟给社会带来什么?”

华商韬略以为,某种程度上说,商人和企业家的创新无外乎两个导向——“满足人性之美”,如开发让生活美好的产品及服务;“满足人性之恶”,如让人痴迷沉沦的网游及黄赌毒等。董明珠显然是要选择后者。

“记得2012年开人代会的时候,很多代表说,董总你的机会来了。空气污染这么厉害,你做一个空气净化器就发财了。”董明珠说,这是一个让她惊醒的“机会”——如果要靠别人的生命为代价,靠破坏环境为代价,来实现我们的利润,那经济的发展还有价值吗?(她的潜台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不应该给企业这样的商机,而一个企业也不应该以赚这样的钱为目的。作者注)

她说,格力也是从此给自己更高的使命,要围绕环境、资源、人类健康去思考。“所以2012年‘两会’结束后,我就跟技术人才讨论,能不能做一个用新能源实现的空调,不要用煤发电,不要消耗资源,接近两年的时间我们成功了,那就是光伏空调,也是我和王总(王健林)做的广告,王总说一年给我省十个亿。”

董明珠还在演讲中强调,很多企业已经习惯依靠低价甚至欺骗消费者赢得成功,这必须改变。改变的方向应该是坚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为人类带来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不仅仅满足已有需要,还要创造市场,而且永远把诚信摆在第一位。

民营企业常青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则以自己在银行业的经历,诠释了中国商业的变迁,以及中国企业家和企业如何对自己不断“重新定义”。

1994年,刘永好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之后,提出了由工商联牵头,民营企业参与投资,创办一家民营银行缓解民营企业贷款难的构想。“所有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当时几乎是不给民营企业贷款的,经主席(经叔平)非常赞成我的观点。主席会定下来,他给朱镕基副总理写了封信,上面领导同意了。”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1996年1月12号,中国民生银行成立了。很多当时最有实力的民营企业都参与了,但即便这样,掏空口袋,注册资本也才13.8亿。“当时民营企业都很小,不太拿得出钱,就是这13.8亿。经过20年的发展,民生银行成为了5万亿资产规模,在全世界排名30位上下的大型商业银行。”

民生银行的创立对民营企业的发展,以及中国银行业的改革都作出了巨大贡献,也让刘永好获得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但这位自嘲“很多人都说,你太老了,也是啊,我今年已经65岁了”的企业家,还在不断创新变革,“重新定义”。

“过去的银行,包括现在的主流银行,仍然是为20%的群体服务,为大中型企业服务,对小微企业支持少一些、难一些,这不怪,这是当初设置的时候网点的分布、格局、政策就是这样定下来的。”刘永好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基本上是从传统银行贷不了款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有一个新办法、新思路。”

于是,今年上半年,他牵手雷军、红旗连锁发起组建了一家新型的互联网银行——四川希望银行:一家只有一个网点,甚至没有传统零售,靠手机、靠大数据,靠云计算,实现7×24小时服务,手机拿出来一刷,几分钟就能够拿到钱的新型银行;一家不做20%大头市场,专注80%长尾客户——“没有历史盈利记录,财务报表不见得好看,没有资产,但是他们是未来新生的力量”的新型银行。

刘永好在演讲中开玩笑,找雷军合作是因为,“他有一个飞猪理论,说互联网风口能让猪都飞起来,我们是养猪的,所以看看他能不能把我吹上天。”他感慨地说,自己很高兴能在有生之年,涉足到两个完全不同的金融企业的设计与发展,“对金融企业的改革和创新和发展出自己的贡献,而且能够把我们自己的想法和市场的这种需求相结合,能够走在金融创新变革的前沿,这是我感到骄傲的。”

开幕会上最后一个演讲,自嘲自己和前面几位不一样,“不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我在行业被划成二逼企业家”的周鸿祎,就未来五年的互联网趋势,以及传统实业及制造业如何参与互联网的下半场,分享了自己的思考和见解。

“有人说,现在从IT时代进到DT时代,就是大数据,说互联网就是大数据了。也有企业家说移动互联网已经结束了,现在进入人工智能,所以一夜间人工智能成了风口。周鸿祎你天天鼓吹万物互联,IOT,鼓吹物联网,到底你们谁说得对?”

周鸿祎说,大家说得都对,都不全面。华商韬略听下来,他的结论是,他自己更对:万物互联,物联网才是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大机会。

周鸿祎的观点是,大数据、云计算厉害,很多传统企业试图学习马云、马化腾,都想做互联网,但似乎都忘记了——“当这些互联网领袖告诉你大数据很重要事,你要想一个问题,你的大数据从何而来?腾讯和阿里之所以很有底气谈论他们的大数据,是因为他们拿到了数据,这是大数据的基础。”

周鸿祎认为,传统制造业要立足自己的优势,而不是用腾讯和阿里的方式,去建立自己的大数据。他说,互联网之所以牛,不是因为这些人有多牛,而是因为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是连接的力量很牛,而物联网将是连接的下一步。在这个下一步,传统制造业将比腾讯、阿里,更有机会建立自己的大数据。

“未来5-10年里,不仅仅是互联网把我们每个人、每台电脑、每部手机连一起,而是要把我们所有的物理设施、设备都连在一起。这才是真正的大数据时代。这个数据的规模,会远远超过现在互联网公司掌握数据的规模。”周鸿祎认为,这就是互联网,而物联网最大的机会将属于制造业,“工业企业可以把自己生产的产品,包括自己制造的设备,通过传感器和互联网连在一起。”

“一个例子是GE,他们已经开始探索在自己的航空发动机上实现物联网,通过智能传感器把发动机的实时数据传回给GE云端中心。当世界上有几百台、几千台甚至更多航空发动机同时运作的时候,他们就得到了他所在行业的最巨大的数据。”周鸿祎说,这种结合,可以让非常非常传统的行业脱胎换骨。

“太大的概念、供给侧改革、新常态的词我讲不了,我就讲这样一个小目标,很多传统制造业也许不一定需要一夜之间都鸟枪换炮,非常现实的就是——你如何利用IOT,利用物联网的技术先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把整个生产线,把生产出来的物件通过物联网技术连到云端。如果做到这一点,你不需要做一个支付宝,也不需要做微信,一样能够积攒你所在这个行业和产业的大数据。而有了这个之后,你才可以去探讨能不能进一步做到人工智能。”

周鸿祎说,当互联网高人不断谈论热门概念的时候,很多做传统实业的人听概念都觉得特别有道理,但却不知道自己从哪儿切入手。而他的建议就是,以物联网为抓手,“物联网,尤其是工业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可能是另外一个真正巨大的蓝海的市场。可能会跟今天个人消费的互联网会是完全不一样的市场,这也是我们很多实业,特别是中国制造业一个巨大转型的升级的机会。”

讲到最后,周鸿祎也给自己做了一个广告:物联网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会带来很大的挑战——当你用物联网采集到各种各样大数据的时候,大数据的安全、大数据的保护就会变得非常重要,因为物联网最牛的就是把虚拟的网络世界和真实的现实世界联在了一起,最可怕的则是,物联网出问题可能会导致真实世界,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基础设施,包括能源,电力、交通等等统统出问题。

因此,物联网很重要的就是数据安全。安全这么解决?周鸿祎的答案自然是,不用怕,快来找我们360——“我们从美国退市回来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解决身份问题,从国外的公司变成内资的公司。这样,我们可以给政府、给军队,包括也给很多企业提供从网络安全到物联网安全的保护方案。”

◆创新转型及专业化之辩

央企掌门人宋志平,在两大竞争性行业一手带出了两个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医药集团、中国建材集团,也是善于兼并整合的高手,但他在现场讲的却不是如何兼并整合,而是传统行业应该如何创新与转型。

宋志平说,创新有三点很重要:第一,要有目的的创新,不要盲目的创新;第二,要在熟悉的领域里创新,创新是在无数的积累里由量变产生质变,对行业不熟悉,十有八九会失败;第三,要研究用什么样的创新模式,创新模式无非是三个,也是创新的三个进阶,分别是:模仿性创新、集成式创新、自主性创新。

与很多特别张扬自主创新的主张不同,宋志平主张创新要量力而行,量身施行。“自主创新不容易,我以前做过医药集团,做一个新药大概需要十年时间,这不是一般的小企业能够去做的。”宋志平建议,不够实力的企业不要急于去颠覆与自主创新,而应从“模仿”做起,以“集中”过度,最后走到自主创新。

“模仿创新不丢人,从模仿式开始,逐渐进入到集成,也就是不只是单一的模仿,还要加上自己的创见;经历模仿式创新、集成式创新,积累了实力,成为了领先者,前面可能没有人了,空无一人了再去模仿,再去集成,都不现实,就得靠自主创新。我们老讲,从跟跑到并跑、领跑,跟跑时要模仿式创新,并跑时要集成式创新,领跑就要自主式创新。”宋志平说,“哪种创新方式都不落后,关键取决于你在什么阶段,所以搞创新要很好的研究一下创新的方式。”

华商韬略听下来之后很大一个印象是,除了创新,宋志平对转型的分享,也尤其值得似乎提到传统产业转型,就是不要再搞传统产业的思维者们,好好想一想,品一品。

宋志平开门见山地说,转型大家说得很热,很多人以为转型就是要转行,但“转型不一定是转行,不是说我们自己的行业不干了,去干一个新的行当。”

宋志平认为,一个企业在一个行业,“做10年差不多你熟悉了;做20年的时间你可以说得心应手了;如果你想做到极致,可能需要30年的时间。”他说,没有不赚钱的行业,只有不赚钱的企业,任何行业都有创新和转型的要求,而任何行业也都可以创新,都能通过创新来转型,继而实现企业的持续发展。

“大家说宋志平是全球的水泥大王,我水泥有5.3亿吨,全球第一。水泥到今天已有180年的历史,但水泥到今天,依然是每一天都在创新,今天水泥的设备、工艺和20年前完全不同,日本的水泥有100多种,特种水泥,我们现在才有60多种,还在创新。”宋志平说,各行各业都需要,也可以创新,创新不是说我们要找一个新的行业,而是要立足于本行业作出新意思、新价值。

他说,中国建材的创新方向是:向高端化、绿色化、智能化、国际化发展。现场,宋志平还分享了中国建材一个令我吃惊的创新成果:比如,手机显示玻璃,以前,手机显示玻璃最厉害的美国康宁,现在这块玻璃中国建材也做,而且能做得更好。“康宁做到多厚呢?0.2毫米,我们中国建材,已经做到0.12毫米。”

最近几年,格力电器从专业化向多元化的转型颇为引人关注,甚至被人诟病与质疑。董明珠也在演讲中就此发表自己的看法和立场——还将坚定不移地走多元化的道路,并且相信自己能够走好。

董明珠的观点很简单、鲜明,真正的专业并不是只做一个行业,而是即使做很多行业,也都以专业的精神和水平去经营管理每一个行业,甚至每一个产品。

董明珠说,一个企业能不能发展好,不在于你是不是只做一个行业,而在于你能不能把自己做的无论是一个行业,还是几个行业都真正专注、专业地坐好。“曾经有几千家做空调企业的,很多都是只做空调,够专业了吧,但现在死掉了多少。”

因此,格力将专业地追求多元化,并力求在每个行业做到最好。“为什么收购银隆。因为银隆的技术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是最先进的。使用寿命30年,6分钟充满电,高温60度,低温零下50度,在这样的范围内保持正常运行,最起码银隆的电动车不会熄火。”所以,“虽然没有收购成功,但是董明珠一定要做。”

昨天的年会上,作为男一号的王健林自然更是被所有媒体聚焦的对象,而他也不负大家的期待,不但发表了名为“中国文化走出去”、长达万字的重磅演讲,同时还在回答了包括“一个一直不想回答的问题”等热点及敏感问题。

因篇幅所限,同时也预估很多朋友可能已经看过有关报道,这里就不再发布。还有兴趣阅读的朋友请移步我们的《知适》,我们在那里发布了王健林先生的讲话及问答交流的全文——王健林最新重磅演讲。

出席了年会开幕式的柳传志先生并没有发表演讲。已经72岁,比王健林大整整10岁的他,把舞台留给了年轻人,并为他们送上鼓励、欣赏的目光。

 

上一篇:为什么开发商硬扛着都不敢降房价?
下一篇:360公司连续三年当选“年度最佳雇主”